业务电话:0536-8230165

业务传真:0536-8267959

热点推荐

在线留言

成功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成功案例
刘金大、刘苏洋等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作者: 发布于:2016-9-10 10:01:09 点击量:

刘金大、刘苏洋等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4)潍刑一初字第9号

引用法规本处法规摘自法院观点

    一审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99423)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86946)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四十七条(48002)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258407)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31464)

基本信息

  • 审理法院

  • 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 案号

  • (2014)潍刑一初字第9号

  • 文书来源

  • 中国裁判文书网

  • 案件类型

  • 刑事

  • 文书性质

  • 判决

  • 案由

  • 故意伤害罪

  • 裁判日期

  • 2014-03-25

  • 审理程序

  • 一审

  • 合议庭

  • 冉青松马军令李玉信

原告

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

刘金大

刘苏某

刘存某

被告代理律师

头像
迟春江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
头像
陈修亮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
头像
杨海霞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金大,2013年8月1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日被逮捕。

辩护人迟春江,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苏某,2013年8月1日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修亮,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存某,2013年8月1日被监视居住。

辩护人杨海霞,山东北辰永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检察院以潍检一刑诉(2014)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犯故意伤害罪,于2014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崔雯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及辩护人迟春江、陈修亮、杨海霞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金大获悉其妻程某与刘某同居。2013年7月30日23时许,被告人刘金大伙同被告人刘苏某、刘存某到刘某家要人,在刘某家门口与刘某发生争执,三被告人遂用砖头、脚踢、绳捆的方式殴打刘某,致其死亡。经法医鉴定,刘某系外力作用于右胸部致肝脏破裂、大出血而死亡。

针对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提供如下证据予以证实:1、物证,绳子一根;2、书证,办案说明、户籍证明等;3、证人证言,证人程某等人的证言;4、被告人供述和辩解;5、鉴定意见,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DNA鉴定文书等;6、勘验、检查笔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7、视听资料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目无国法,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判处。

庭审中,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证据无异议。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刘金大的辩护人辩护称:刘某是刘金大的工友,受伤后在刘金大家养伤,期间,与刘金大妻子勾搭成奸,伤愈后拐走刘金大妻子并与之同居,故刘某存在严重过错。被告人刘金大等没有预谋要伤害刘某,只是到刘某家想带走其妻时,与刘某发生冲突,意外致刘某死亡。刘某见到刘金大时,不但不知错还辱骂其,刘金大属于义愤伤害刘某。厮打过程中,刘某拿腰间钥匙上的刀子,致刘金大拿砖头防卫,其行为具有防卫性。刘金大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无前科等。案发前,刘某酒后驾摩托车摔倒致伤,亦是刘某死亡的原因之一。建议从宽处罚。

被告人刘苏某的辩护人辩护称:刘某有严重过错;刘苏某系自首、从犯;刘苏某曾提议给刘某松绑、送医院救治;刘苏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且案发前表现一贯良好等。建议从宽处罚。

被告人刘存某的辩护人辩护称:被害人有严重过错;刘存某的捆绑行为与刘某的死亡无直接关系;刘存某系从犯;刘存某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无前科;建议从宽处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刘金大获悉其妻程某与刘某同居。2013年7月30日23时许,被告人刘金大伙同被告人刘苏某、刘存某到刘某家找人,在刘某家门口与刘某发生争执,刘金大、刘苏某遂用砖头、脚踢的方式殴打刘某,后刘存某、刘苏某用绳子对刘某进行了捆绑。经法医鉴定,刘某系外力作用于右胸部致肝脏破裂、大出血而死亡。

另查明,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部分经济损失,双方达成了庭外和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物证

昌乐县公安局依法扣押的物品绳子、带水果刀的钥匙,经当庭出示、辨认、质证,被告人刘金大确认该带水果刀的钥匙是其从被害人手中夺来并带回家的;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确认该绳子是当时捆绑过被害人的绳子。

2、书证

(1)昌乐县公安局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13年7月30日23时49分,昌乐县营丘镇西刘家河村刘西海报警称:其发现本村的刘某在家中被人殴打致死。昌乐县公安局经侦查,确定营丘镇西枣林村的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为嫌疑人,于2013年7月31日4时许将其三人抓获,经讯问,刘金大、刘苏某对殴打刘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刘存某供认事后捆绑过刘某。

(2)昌乐县公安局提供的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及被害人刘某的年龄和身份情况。

(3)昌乐县公安局出具的办案说明证实,被告人刘金大将刘某带刀的钥匙一串及捆绑过被害人的绳子带回了家中,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刘金大家中依法提取;刘金大、刘苏某报警是因其家里有人砸门,以为是有人来报复等。

(4)和解协议、调查笔录等证实,被告人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部分经济损失等。

3、证人证言

(1)刘某甲证实,2013年7月30日23时许,回家时发现,刘某家门口三名男子围着刘某,一名男子在用脚踹刘某,并说“你不是说在临朐吗”,后来这名男子(刘金大)进了屋,听见摔东西的声音,砸完东西出来又用脚朝刘某身上踢,另外两名男子当时在旁边看着而没有动手。当时还看见一个老婆在现场。其联系了刘西全过去看看,后来看见从刘某屋里边出来一个光膀子的,跑了,没追上。

(2)刘某乙证实,2013年7月30日23时50分许,刘西庆的女儿到其家说是其哥哥刘某被人打了,其到刘某家后发现他摩托车在外边倒着,一扇门掉下来了,发现刘某头朝西脚朝南的趴倒在西屋一进门靠南的位置,他的左胳膊反手压在后背上,西屋里东西被砸了,其进屋后将他翻过身来让他仰躺在地上,这时发现他的鼻孔下有少量血迹,眼睛睁着,不能动了,应该是已经死了,喊他的名字几声发现他没有反应,用手试了试他的鼻孔发现他已经没有呼吸了。本村的村支书刘宾然和刘西全、刘西庆都过来了。

(3)程某证实,其和刘某相好,2013年7月30日晚上,其、刘某和他朋友一起吃的饭,到了晚上22时许往回走,刘某骑着摩托车,其步行。走到刘某家西侧南北胡同,刘某屋后有人拿着手电照其,没看清是谁,接着那个人过来抓住其的手腕,还吆喝抓住了,才发现那个人是刘存某,还听到刘金大和刘某在南边吵吵,具体在什么地方也没有看到。到了刘某家大门南侧的时候,看到刘某仰面躺着,他的摩托车在边上歪倒着,刘苏某、刘金大也在那里,刘金大过去抓住其手让其回家,和刘金大进了刘某家拿衣服和包,当时刘存某、刘苏某和刘某干什么没有注意。进屋后,刘金大和其吵吵,刘金大将刘某屋里的暖瓶和风扇摔了。其从屋里出来后,也没注意到刘存某、刘苏某和刘某的情况,后来一起走了。回到家后,因为天黑刘存某就在其家住了,后来民警将其几个人带到了派出所。

出庭作证时称,案发当晚,刘某酒后驾摩托车摔倒过。

(4)刘某丙证实,刘某家来了个女的,住了有十来天了。2013年7月30日23时许,刘西庆叫其说刘某被人打倒了,当时本村的刘西全、刘西海及刘西海的母亲在刘某家外面。在刘某家中,看见刘某仰面躺在最西边的屋内不动了。怀疑是刘金大打的。当天下午,刘金大和他的儿子让其出面找刘某,协调刘金大他老婆和刘某的事。刘金大的儿子给刘某打电话,刘某说他在临朐。后来刘西庆说他看见有人在刘某家门口打刘某,并听到其中有人说你不是在临朐吗,其所以其怀疑与刘金大有关。

(5)刘某丁证实,2013年7月30日23时40分许,刘西庆打电话说后排西邻刘某被人在家门口打了,过去看见刘某的摩托车倒在他家院门口,这时从刘某家的院中走出一名赤裸上身的中年男子,那名男子看到他们后就向北跑,北边还停着一辆白色的车,他们追那名男子的时候,就发动车向北跑了。回到村里找到村支书刘宾然一起报了警,一起去刘某家,看到刘西海和他母亲一起从刘某家中出来,刘西海说刘某趴在西屋不动了,他将刘某翻过身来还是没有看到刘某有什么反应,他们进入刘某家中的后院里时,看到刘某仰面躺在西屋里,西屋的门开着,刘某头朝西北方向,脚朝东南方向躺着。

(6)滕某证实,2013年7月31日凌晨,刘苏某把他的奥拓车放到其家里,又把其摩托车骑走了。并且曾用家里的脸盆洗过手,水是淡红色的,好像是血的颜色。

(7)刘某戊证实,2013年7月31日凌晨,刘苏某到了其家中,说和阿陀一个人打仗来;并说他家里现在去了好多人,之后其和刘苏某到刘苏某家附近去,正好碰上民警,将刘苏某带走了。

(8)程某证实,2013年7月31凌晨,刘苏某打电话说是他与刘金大,还有一个人在阿陀刘家河把刘某打了,打破了头,把人打倒了,并把人绑起来了问怎么办。其让他给人松绑,送医院治疗,该赔不是赔不是,让程某回家好好过日子。

(9)孟某证实,2013年7月31日凌晨,接“120”指令,说营丘镇西刘家河村有人打仗需要救治,去了后发现男子已没有呼吸,瞳孔放大,已经死亡。

4、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刘金大供述,其妻跟刘某相好,2013年以来基本没在家。2013年7月30日下午,其与儿子刘苏某到刘某家找妻子,刘某家锁着门,就找他村的支书给他打电话,他没接,刘苏某给他打电话,他说在临朐干活,其就回家了。当天晚上其叫上三弟刘存某商量着把老婆程某弄回来,21时许,刘苏某开车拉着其、刘存某去刘某家,出门时其让刘存某拿了根绳子,到时候绑程某。到了后发现刘某家大门锁着,刘存某从墙上爬进去了,卸下一扇门,其等进去后看见程某的衣服、包都在,其就认定程某肯定在这里住着,后就在外边等着,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其看见一个人骑摩托车过来了,其就跑过去了,与刘某就吵吵起来,后来厮打过程中,其往后倒退把摩托车碰倒了,后来其看见他从腰间摸东西,其害怕是刀子,就跟他抢,当时其右手大拇指根部和右手手心内侧中间位置感觉被划了几下,其就松了手,从地上拿了半块砖头打了他头一下就扔地上了,把他的头打破了,他脸上有血,刘某上来跟其撕扯,这时刘苏某跟刘存某过来了,其说不上是刘存某还是刘苏某,拿住刘某胳膊不让他打其,后来刘某就被掰拉倒在地上了,刘某倒地后还骂,其火更大了,就过去朝他头上、身上踹了三四脚,这时程某过来不让打架,其就和妻子到了刘某家里打算拿着妻子的东西走,其在里面砸了些东西就跟程某回到了刘苏某的车上,后来刘苏某拉其等回家了。刘苏某说出去有事就走了。有敲门的,其认为是刘某过来找事就没敢开门,后来进来的是公安民警。

其用右脚,朝刘某右半侧身子踹的,踹的部位大体就是右侧腰部以上到头部,大约踹了三四脚。其没注意刘苏某、刘存某有没有打刘某。

(2)刘苏某的供述,其母亲跟刘某相好,2013年以来基本没在家。2013年7月30日下午,其和父亲去刘某家,也没找着,就走了。当天晚上20时许,父亲刘金大打电话让其回去一块找母亲,其开着奥拓车拉着刘金大、三叔刘存某,刘存某手里拿着根绳子。在车上刘金大说,去找程某,她不回来就把她绑回来,后去了刘某家,没在家,在外边等着,23时30分许,刘某和程某回来了,刘金大跟刘某打起来了,后来刘某倒地,其踩着他脖子,刘存某将刘某绑起来了,后来刘存某又给他松开了。其没看见刘金大是怎么打的刘某,当时刘金大和刘某在屋门口,其和刘存某、程某在刘某家的西边,看不见怎么打的。只看见刘某头流血了,躺倒在地,后来刘金大又朝刘某的上半身踹了好几脚。其没想打刘某,看着刘某跟父亲打,后来刘某倒地后,其踩着他脖子不让他起来,他双手撑着想起来的时候,其在刘某西侧踹了刘某身上一脚。其还和刘存某一起绑刘某来。刘存某应该没有打他,应该就是绑了刘某。

(3)刘存某供述,到了刘某家后发现刘某家大门锁着,其从墙上爬进去了,卸下一扇门,刘金大和刘苏某进去后看见程某的衣服、包都在,就认定程某肯定在这里住着。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其和刘金大看见一人骑摩托车过来像是刘某,刘金大就去了刘某门前找刘某。程某是后来过来的,走到其跟前的时候其一把抓住她,程某挣扎着往刘某家走,等其和程某到了刘某家门前的时候,看到刘某已倒在地上,脸上有很多血,摩托车也倒在地上,刘金大用脚朝刘某的头部、面部踢了两脚,一边踢一边说:你不是说在临朐啊,光骗我,踢完后刘某在地上哼哼。其就说绑起他来,刘苏某就用脚踩着刘某的头部耳朵处,其就用绳子先将刘某的两条小腿绑在一起,之后其将刘某的胳膊掰到他身后,将两个手腕绑在一起。这时刘金大进了刘某家,其听到有砸东西的声音,等绑好了刘某,刘金大就从屋里出来了。其和刘苏某就把刘某抬到屋里,后在院里听到刘某大叫了一声:娘啊,之后就哼哼,慢慢听不见动静了。后来其出去的时候刘金大、程某和刘苏某在车旁,刘金大说解开绳子咱走。当时天很热,其就光膀子进去后推了刘某一把,将刘某推的面部朝下趴在地上,解开绳子出去了。其几个人上了车,到了刘金大家。

其只用绳子绑刘某来,没有动手打他。刘金大用脚朝刘某的头部、面部踢了两脚,其余怎么打的没有看见。刘苏某用脚踩着刘某的头部耳朵处,让其用绳子绑刘某来,其余怎么打的没有看见。

5、鉴定意见

(1)昌乐县公安局(乐)公(刑)鉴(法)字(2013)0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实,刘某系外力作用于右胸部致肝脏破裂、大出血而死亡。(左侧额顶部有一创口,刘某头面部及胸部等处损伤均为钝器伤)。

(2)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潍)公(刑)鉴(遗传)字(2013)340号DNA鉴定书证实,在送检的现场地面上可疑血迹、刘某家钥匙上可疑褐色斑迹中检出人血斑,经15个STR分型未排除刘某,支持为刘某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6、勘验、检查、提取、辨认笔录

(1)昌乐县公安局乐公(刑)勘(2013)K3707253000002013080003号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实,2013年7月30日对昌乐县营丘镇西刘家河村刘某家进行了现场勘验检查,提取了摩托车上、大门口地面上、西卧室地面上、墙角上、院门外东侧地面、院门外西侧地面上的血迹,并附现场照片。

(2)昌乐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在被告人刘金大家中从刘清堂(刘金大父亲)手中扣押绳子一根、带水果刀钥匙一把。

(3)昌乐县公安局出具的二份辨认笔录证实,经依法辨认,刘滨言分别在二组照片中指认5号照片(刘金大)、8号照片(刘苏某)中的人即在案发当天下午(2013年7月30日)去他家找过刘某的人。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金大因其妻与被害人刘某同居,而伙同被告人刘苏某、刘存某故意伤害被害人,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惩处。被告人刘苏某、刘存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依法认定为从犯,予以减轻处罚。潍坊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刘金大、刘苏某、刘存某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三被告人的辩护人所提“刘某是刘金大的工友,受伤后在刘金大家养伤,期间,与刘金大妻子勾搭成奸,伤愈后拐走刘金大妻子并与之同居,为此,刘某存在严重过错”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与刘金大的妻子同居某,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被告人刘金大的辩护人所提伤害行为无预谋、属于义愤伤害,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无前科等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刘金大的辩护人所提具有防卫性、案发前被害人酒后驾摩托车曾摔倒致伤的辩护意见,经查,双方发生争执并厮打,均有伤害对方的故意,此种情形不存在防卫性;至于“驾摩托车曾摔倒致伤”的意见,仅有刘金大妻子的当庭证言,而无其它证据与之印证,对此不予认定;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刘苏某的辩护人所提刘苏某系从犯、认罪态度好,案发前表现一贯良好等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关于被告人刘苏某的辩护人所提系自首的辩护意见,经查,刘苏某报警是因其家里有人砸门,而无证据证明是其主动投案,故对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但可认定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关于刘存某的辩护人所提刘存某的捆绑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无直接关系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刘存某亦应对被害人的死亡承担法律责任。关于刘存某的辩护人所提刘存某系从犯、认罪态度好、无前科、建议从宽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鉴于本案因被害人与被告人刘金大的妻子同居引发,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存在明显过错,且被害人近亲属与三被告人就民事赔偿达成了和解协议,并出具了谅解书;被告人刘金大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等,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刘苏某系从犯,且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案发前表现一贯良好等,可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被告人刘存某系从犯,且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无前科等,可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刘金大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1日起至2025年7月31日止)。

二、被告人刘苏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算)。

三、被告人刘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李玉信

审判员冉青松

代理审判员马军令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张浩





上一篇:刘进京、郭勇等犯非法拘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下一篇:方某犯开设赌场罪一审刑事判决书